<ol id="gczgw"><output id="gczgw"><nav id="gczgw"></nav></output></ol>

    <optgroup id="gczgw"><em id="gczgw"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白馬山文化 > 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第八回 神鼠關押入牢籠 猴子亡命走天涯

      日期:2022-09-19 16:37:41

      神鼠關押入牢籠   

      猴子亡命走天涯

      詩曰:橫行螃蟹入鍋時,揮臂螳螂車下悲。

              善惡到頭終得報,勸人不可把天欺。

      上回說到神鼠被捉,打亂了王老壺應變計劃,他一家從老父王組合,老壺、到小弟王老忠都驚恐不安,飲食不思,日夜不昧。特別是王老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深悔不該把巫婆放到大彎鄉闖禍,深怕神鼠一旦守不住底線,把自己罪行供出,那將是全家滅頂之災。那么,他們一家人,究竟是什么貨色,為什么會這么著急害怕呢?

      先說說其父王祖合,祖籍原是彭縣大王鄉人,民國初年,原在大王鄉開客棧。有人傳說當時有個浙江來販賣珍珠的客人住他店里,因財物暴露,被他下毒而死,珍珠及身上金銀全被竊奪,他從此橫財暴富,因怕浙江那邊人來找,會麻煩,便關掉客棧,舉家秘密搬來下坪村。后聽說該浙江珍珠客有個弟弟曾去大王鄉找過,因找不到原店主,加上那時信息不通,也不知道哥哥到底去哪里,是死是活,無從查找。王祖合搬來下坪后,曾一度放債收高利貸,后來買了一些田地,大半出租,小部份自耕。三十年代,紅軍在附近活動,他曾一度去參加過,但后來看到軍隊里規律很嚴,特別是三大紀律,八項注意,不準胡作非為;他不習慣,沒幾天就離開隊伍,私自逃跑。紅軍北上后,他又參加了當時活動在天池山一帶的張青云土匪,作了不少懷亊。

      臨解放的1949年春,他不知從哪里得到消息,便把出租部分土地全部賣掉。土改時因沒有出租土地,只有自耕田,所以評為富裕中農。嚴格地說,按土改政策是以1947、1948、1949三年情況評定成份的,他有出租地,且放高利貸,至少應評為半地主式富農或高利貸債利剝削者(相當地主)成份,下坪鄉土改中群眾發動不充分,被輕輕漏過。

      解放后,王祖合曾一度到處說,他是老革命,參加過紅軍。說他解放前曾因當紅軍被國民黨軍隊抓過,被拷打等等。但沒人承認,本縣老紅軍和參加過游擊隊地下革命的同志都予以否認。他參加土匪的事,也沒有被揭發。

      王祖合共三個兒子,除神鼠二兒子外,還有大兒子王老壺和小兒子王老忠。王老壺與鄭才(即豺狼)是結拜兄弟,也參加過王益云土匪幫,而且是骨干之一,他當時表面從事商販活動,以經管生意為名,走鄉闖縣,實際是為虎作倀,替土匪摸底探路,當耳目;查到哪里防備薄弱,那些店家財源豐盛時,便指引土匪前往搶劫,或攔路劫財,打家劫舍,或梆架人上山,強迫題餉。他的老婆秀美原來是大王鄉一個富戶人家媳婦,她丈夫林家興生意場上認識了老壺,后來中了老壺圈套,被土匪抓到山上強迫題餉,關了幾天,老壺一邊假意說幫她疏通;秀美被迫散盡家產,籌集了300多塊銀元,托老壺去贖,錢被老壺私吞了,卻又對土匪說她不肯出餉,結果造成丈夫被土匪殺害。秀美后來因無依無靠,在完全不知情情況下,被老壺花言巧語所騙,嫁給了他。

      對王祖合父子的發家有詩曰:

      暴富全依不義財,豺狼父子福門開。

      合家干盡虧心事,何日蒼天報應來?

      王益云土匪被剿滅時,老壺恰不在山上,逃過一劫,村里大部份人,不知道他的情況,個別人知道的也不敢說,怕他報復。他手段毒辣,曾殺過許多人,土改時卻被評為貧農,土改中也一度活躍,想當村干部,因群眾反對,未當成。

      老壺因名字諧音(狐與壺)暗地里被叫“老狐”或“老狐貍”他非常狡猾,臉上含笑,心里存刀,有人曾給編一條七律,詩云:

             披著袈裟念佛號,面慈心毒似羊羔。

      人前總帶三分笑,暗里長藏雙刃刀。

      眨眼謀財連害命,平生竊李更偷桃。

      勸君交友須謹慎,仔細妖魔變法高。

      在白燦姑被抓到區公所后,群眾揭發來信,像雪片一樣飛向區政府,其中一張匿名信寫得特別嚴重,其內容是:

      故愛的張書紀,楊區長:

      我是下坪鄉一個農民,我們鄉的白燦姑是個大大的壞人,國民黨時代,她勾結土匪頭王益云,借王益云勢力欺壓群眾,罪行累累、血債連連。她到天云山住了一年多,對外人說是回到老娘家白家村。我們村及鄰近村莊凡是被抓到天池山的人,如果認識她,并被她看到的,最后都被土匪殺害,沒有一個能活著回來。我所知道的就有大彎鄉的鄭有富和小洋村的張大財,當時被王益云抓去題餉,看到她,想叫她說說情,能減少一些數目,或在交了餉銀后,放他回來;可交了錢后,這兩人先后都被土匪在放回路上殺害了。土改中土匪被剿滅,王被擊斃后,這兩戶人家因被評為地主成份,自然不敢出來揭發她,使她得以逍遙法外,沒有人知道她當過押寨夫人的事,個別知道的也不敢去揭發她……

      因為是匿名信,張、楊分不清是真是假,為設法查清,因此把白一直關押在區公所,不敢放她回來。

      王組合三兒王老忠,年25多,從小沒有從事農業勞動,讀了幾年書,此后一直跑生意,來往三縣之間,販賣牛羊豬和毛竹、筍干、粗紙等生意,來來往往,油嘴滑舌,見人先遞香煙,稱兄道弟,完全不像農民孩子,很喜歡找工作組員攀談,搞私交,引得大家都對他起懷疑。聽說哥哥神鼠被捉,他一副失魂落魄樣子,不時都跑到鄉政府來找工作組員說話,不敢提到神鼠,又說不出什么事來,他抽的都是大前門的香煙,一般農民根本抽不起。

      針對群眾來信揭發白燦姑的諸多問題,區委張書記立即通知楊區長和工作隊員,全部回到區公所開會研究,摸清情況,核對調整落實,會后,他們作了如下決定:

      1.派工作隊員林崗帶二人,到白家村了解白仙姑在1947-1948年是否是在娘家住了一年?

      2.馬小杰和陳小嬌分別到鄰縣大灣、小洋鄉了解鄭有富,張大財被土匪殺害情況,是否與白燦姑有關?

      其實,區委張書記,原先要把白燦姑押區公所對質的,則是另外一件事:

      大溪鄉某戶在大山深處種植了數畝罌粟花,收獲了部份鴉片,正欲向外出售獲利,他有個弟弟,人外號叫阿鼠的,是個賭徒,因輸了錢向他哥哥借,哥哥不借,他便偷了部份鴉片,聽說鄰縣大彎鄉賭場里有吸食鴉片的,當天下午,前往大彎鄉出售。當走到天云山下的茶亭時,恰巧碰到大彎鄉民兵巡邏隊剛從天云山下來,往大彎走。他被嚇了一大跳,問茶亭傻大姐,他們是干什么的,傻大姐說她也不知道,只聽人說這幾天大彎鄉在搜鴉片,前幾天抓了一個人去;他頓時大驚失色,不敢再往大彎走了。決定回頭,走到下坪村時,天已大黑,走不了,只好找了白燦姑客棧過夜。當晚喝了一大壺老酒,好睡不醒,第二天早上起來時,發現裝鴉片的袋子不見了,去問白燦姑,白燦姑問他袋子里裝的是什么東西?他不敢說鴉片,只說是行李衣服,白燦姑幫他一個個房子都搜遍了,卻不見有什么衣服,白說你可能自己忘記,丟在路上了,衣服在我這里絕對不會沒的。他那敢再追問下去,只好悻悻地走了回去。

      回家后,哥哥發現鴉片少了一大塊,便問他弟弟是否拿了,阿鼠不承認??稍诜砒f片的地方,卻發現他弟弟一塊手帕,上粘有鴉片痕跡,便肯定是他弟弟拿的,要他去找回來,倆兄弟因此大吵幾天,最后動起手,阿鼠被哥哥打傷,偷鴉片的事傳了出去。大溪鄉政府便將他兄弟羈押,送到區公所。張書記在問了基本情況后,便令下坪鄉帶白燦姑前往區公所對質。

      白仙姑到區公所后,聽說對方因住店鴉片失竊,找她對質,開頭感到突然,心想可能對方誣賴,便一再否認,說根本沒看見對方帶鴉片來,是誣陷她。后來看到對方一再堅持原說,她突然想到,阿鼠住房那天,神鼠曾來店里過夜。神鼠平?;厝r候,都會向她打招呼或討要小費,那天卻一早天未亮便自己走了,也不打個招呼。當時感到有些奇怪,過后便忘了這事,現在想起來,肯定和神鼠有關。但她怎么能說到神鼠身上?只好硬著頭皮頂下來,說對方胡說誣賴。

      張書記,楊區長看到白不肯說,他們分析肯定,這件事對方不可能無中生有,一定是和白燦姑有關。于是便派林崗回去,配合武裝戰士,前往白燦姑家搜索。

      他們從白燦姑屋里屋外翻箱倒柜,差不多掘地三尺,查了三遍,根本沒有鴉片蹤影,卻從他的廚具底下翻出十來張反動傳單,和部份迷信宣傳品,回到區里復命。

      當地群眾一看白被抓到區里,又派人前來搜家,肯定白出了大事,所以過去被她欺壓過的人,紛紛起來揭發她。

      現在再說陳候祖:

      上個月,工作組副組長黃自勉奉令到縣財政科找陳候祖,財政科人說,陳候祖已經請病假回家看病,要半個月才會來;黃因其他事去辦理了,未到他家找??砂雮€月過去,還未來,派人到他家找時卻說已經到城里上班了,家里只剩下老婆和兩個年幼兒子,她們也不知道他的去向。

      陳候祖究竟是怎么一個人?這回又去了哪里呢?

      X      x      x      x

      這是1943年春天,是世界反法西斯和中國抗日戰爭最艱苦最關鍵的一刻。這時大街上一隊隊青年學生走過,傳來一陣雄壯歌聲:

      一切在前線,一切在勝利!

      戰爭決定一切!

      新青年、新戰士、保衛祖國上前線!

      沒有國家,知識何用?

      沒有國家,職業何存?

      放下書本,背上槍炮。

      放下職業,撥入軍營。

      消滅敵人,再回學校。

      先保國家,后談學業。

      …… …… …… ……

      滿懷愛國激情的陳候祖,走出學校報名參加了國民黨的青年軍。

      可在后來的體檢中,發現他身體有毛病,不適宜參加部隊,就留下來,不久進入國民黨縣政府財政科,當了一名辦事人員。

      當時國民黨后方政府非常腐敗,有一句話叫“前方吃緊,后方緊吃”。那些貪官司污吏們不顧國家人民死活,瘋狂地撈錢,搞得民窮財盡,民不聊生。青年陳候祖開始對這種“醉生夢死”生活也很看不慣,他曾自恃清高,在日記本中,抄寫過一首五言絕句詩:

      人生斯世中,如入染缸里。

      百染不曾沾,唯余君子耳。

      可是,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這在樣染缸里,他終究抵不住燈紅酒綠誘惑,漸漸地被浸濕,也開始腐化起來,從此后少年壯志逐漸消磨殆盡,在風月場中闖蕩,身上也沾染了很多惡習,成了人渣。

      1949年秋,解放大軍南下,陳候祖和一批辦事員,響應共產黨號召,沒有去臺灣,而是保護好檔案,全盤移交給人民政府,人民政府就安排他在縣財政科作留用人員,繼續工作。他這時已經結婚,生育了一兒一女。

      土改前后,他帶領了一批批助手,參加在全縣各鄉鎮進行土地復量整理的土整隊,全面丈量了國民黨時代亂量亂測的田畝,并取得一定成效。

      1952年秋天,他帶領3個助手,來下坪工作,充當組長。因下坪沒有見過這么多政府工作人員,他便“猴子做大哥”!大搖大擺起臭架子來。當他看到白燦姑這個妖精時,便饞誕欲滴,終于借派飯機會和她拉上關系。

      其丑行被神鼠沖破后,他做賊心虛,不敢在下坪再住下去,借故向縣財政府建議離開下坪,帶上助手前往七區某鄉繼續工作,后來聽說工作組、武裝班進駐下坪鄉,他終于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,便以生病為名請假躲了起來,靜觀其變。再后來,聽說白燦姑被捕,他徹底絕望了,知道自己不但工作保不住,還有被抓被判刑的危險,想到在大陸已無處藏身,便決心逃臺。后來有人看見他潛到沿海某地,在某個晚上,顧了一條小船開走,消失在茫茫大海中,不知去向。

      這正是:  明知此去路茫茫,只緣罪身無處藏。

      不知白燦姑、陳侯祖命運如何?且聽下回分解:

      所屬類別: 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• 微博
      • 微信
      • QQ
      • 返回頂部

      寧德市白馬山茶葉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葉種植、加工、研發、銷售、出口及傳播茶文化為一體的福建省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,福建省科技型企業,福建省創新型企業。通過綠色食品、有機茶、GAP、HACCP、ISO9001、ISO22000等認證,公司旗下“仙山八駿”被認定為福建省著名商標,福建名牌產品,福建省名牌農產品等。 公司自有茶園位于海上神奇白馬山,創建3760畝綠色有機茶基地,作為寧德市標桿性有機茶園示范基地。公司采用健康唯一,品質至上,品牌優先的發展理念。產品達到天然、有機品質,并建立了茶葉質量可追溯體系。 公司注重科技創新,新產品研發,生產的紅茶、綠茶、白茶、烏龍茶等四大茶類幾十個系列品種,榮膺各類獎項40余個,2012年中國(上海)國際茶業博覽會“中國名茶”金獎;2014年第三屆“國飲杯”紅茶一等獎;2010年至2015年5次榮獲福建“省名茶”獎;第五屆茶王賽綠茶“茶王”;第七屆名優茶質量評比紅茶“茶王”等桂冠;產品遠銷全國20個省,46個大中城市。

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_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国产精品久久电影欧美_2020国产精品久久精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