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gczgw"><output id="gczgw"><nav id="gczgw"></nav></output></ol>

    <optgroup id="gczgw"><em id="gczgw"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白馬山文化 > 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第十八回 謀大權 貓頭鷹逞威 遭暗算 代鄉長殉職

      日期:2022-09-19 16:55:55

      謀大權 貓頭鷹逞威

      遭暗算 代鄉長殉職

      詩曰:  

      不識天高與地長,謀權篡位現猖狂。

      到時云散猙獰現,大小狼狐盡曝光。

      上集說到老蛇頭夢中被黑無常鎖住雙手,牽到奈何橋前,遠遠看見他二兒王老舉,正被捆在一棵大樹前面,兩個惡鬼各拿著鞭子往他身上輪流不斷地抽打,一聲聲哀嚎著,叫爺喊娘。他近前一看,那兩個惡鬼竟是小洋鄉張大財和大彎鄉鄭有富,是王老舉在天池山王益云處當勤務員時,借送他回家,而在半路上將他殺害的人。

      王祖合近前雙腳跪下,懇求兩位不要抽打他兒子,答應回去替他們做一場功德,幫助他超度,張大財卻一鞭朝他抽來,大罵:“你這一家人比毒蛇還毒,虎毒不食子,你連自己親生兒子都毒死了,還說什么替人超度”。鄭有富也近前朝他直抽,張大財拿出一把匕首,朝他心窩里一插,老蛇頭大叫一聲,痛死我也…….。

      一覺醒來,心中陣陣劇痛,他老伴王婆急忙跑過來,搖他身體,問什么事,他說沒事,是做夢。有詩曰:

      惡夢只因存孽根,原來處處有冤魂。

      一生頻作虧心事,入夜常逢鬼拍門。

      檢察組周素麗等撤走后,鄉工作組也做了調整。楊區長已調整任縣民政科長,黃其勉升任為區武裝部長并擔任下坪鄉工作組組長,馬小杰調回區團委工作,新派區黨委秘書余金湖,任工作組副組長,林崗、陳小嬌留任。

      鄉政府因章舜添、舜道被停職,鄉長一職暫由副鄉長李紹昧(后山人)擔任,民兵隊長由黃其勉指定基干民兵章舜如暫代。

      此時正值春耕三月,農村處于青黃不接之際,天池山地區春荒嚴重,許多貧困戶都斷了糧,平縣人民政府下撥春荒救濟糧,給下萍鄉分配了880斤。由工作組、鄉政府干部評議分發給貧困斷炊戶暫時糊口。此時黃其勉因赴縣武裝部開會,評議工作由新任副組長余金湖和代鄉長李紹昧主持,召集四大干部,包括農會主任鄭本農、財糧鄭美、民兵代隊長章舜如和幾個鄉政委員共同評議決定。

      初步分配結果如下:

      一等貧困戶:包括章舜如等6,每人50

      二等貧困戶:包括老驢頭等6,每人30

      三等貧困戶:包括王異財等20,每人20

      以上合計880斤,評議結果一公布,群眾中個別雖有些意見、議論,但反應不大。唯獨王異財大發雷霆,認為他是軍屬,沒有特別照顧,歷次困難救濟都評一等,這次卻變成三等,向余金湖和李紹昧提出強烈要求重新再評。余因新到任情況不熟悉,只好再次召開會議,可是會上所有發言者都拒絕變動,他們意見是,王異財家中生活富裕,實際沒有斷炊,本不該評,因照顧他是軍屬,才勉強評給三等。群眾中已經意見紛紛,如果再加碼,怕反應更激烈,因此第二版公布時,依舊按原評定不變。

      由于楊區長、馬小杰被調走,使王老壺、王大祿、王異財這批人大為得意,加上章舜如被任代替民兵隊長之職,感到武裝槍桿子即將到手。余金湖新到鄉不太了解情況,黃其勉身兼區武裝部工作,到下坪時間很少,他們這批人在大狼親到下坪主持下,開了一次會,認為現在只要把代鄉長李紹昧扳倒,換放上自己的人,整個鄉政權就是自己天下了。

      李紹昧后山村人,現年37歲,解放前因生活困難,曾長期在富農章舜弟家當長工,和老驢頭一起,土改中評為雇農成份,并當了鄉政委員。分鄉后,提為副鄉長。此次代理鄉長職務,為人老實,不善言語,王異財等認為他老實好欺,便暗中散布說:他是富農章舜弟狗腿,包庇另一狗腿老驢頭,這次將他評為二等,去挑動群眾相斗。

      由于王異財的吵鬧、阻撓,使春荒糧無法發放,一些斷炊戶陷入困難,不斷到鄉政府要求。

      這一天,余金湖、李紹昧決定找王異財個別談話,做他的思想工作,誰知王異財一到鄉鎮,便怒氣沖沖,直指李紹昧大罵:說他是富農張舜弟狗腿,將老驢頭一樣的狗腿,評為二等,而它這個軍屬卻評三等.拍桌摔椅,大發雷霆。大有欲翻樑倒柱,撬動堂屋之勢。余金湖喚來章舜如,叫他找幾個民兵維持秩序,章卻遲遲不肯動手,余只好叫工作組林崗找來武裝班戰士將他請出了鄉政府,王異財還想反抗賴著不走,被林崗扭起雙手,一步步拖出鄉政府,他卻罵不絕口,說你們這樣虐待軍屬,他要到縣里告狀去。

      其實下坪許多人都明白,王異財家里糧米滿倉,根本不在乎這幾十斤糧食,他所以要鬧,“醉翁之意不在酒”,是想借機給新任工作組、鄉干部出難題,紿他們一個下馬威,以便今后好指導鄉里工作。更有人認為,他想讓李紹瞇知難而退,主動提辭,把李擠掉,讓他出來當鄉長。

      工作組、鄉主干連夜開會,因春荒嚴重,有些戶已斷炊,嚴重影響春耕,小嬌提出上撥的救濟糧要立即發下去,對個別戶的阻撓,不要理他。林崗提出,王異財既是軍人家庭又是貧農,照理應該最擁護黨和現政權,然而從他表現看,卻處處找政府作對,顯然不合邏輯,要細細查一下他的家庭背景,究竟是什么原因?他解放前、歷史上都干了些什么?

      這時,一向孤言少語、老實巴交、待人和氣、八面玲瓏的代鄉長李紹昧,終于被激怒而說話了,他向余金湖反映了王異財家庭真相:說他解放前一向開賭場,當頭家,生活收入頗豐,解放后,禁賭斷了他的財路,生活確實更不如前;另外,他家出租土地,年收租谷30多擔,從來不參加農業勞動,還有放高利貸。他的田地,賬簿上只記四畝多,此地畝因解放前國民黨政府丈量土地時,測量人員被收買,面積被大大縮小,實際上還不止八畝;土改中,因他被評為貧農,又是軍屬,陳侯祖一幫人不敢得罪他,最后又因急著要走,便輕輕放過。諸種因素加在一起,它的成份絕對不能評貧農,而應該是漏劃地主。

      一席話,說得余金湖如夢初醒,第二天余由李紹昧帶領親自往后山,實地看了王異財的四畝地,稍微踏勘一下,確實有8畝以上,而且都是良田。便發一份報告,向六區黨委會請求縣財政科派人復查,另一方面,寫個專題報告,闡明王異財解放前生產生活狀況,并建議重新核實他的成份,這一切都在暗中秘密進行,縣派土整復查隊也是直接往后山村復量,王異財絲毫沒有發覺。經復量,原來賬簿中4.1畝稻田實為8.5畝。

      根據重新核查情況:王異財解放前擁有大量土地出租,自己從不從事農業勞動,依靠收租、放高利貸和經營賭場收入,其生活水平超過一般中農水平。經縣有關部門審定,被評為“漏劃地主”。

      這一天,下坪鄉召開春耕生產動員群眾大會,來的群眾很多,會議由余金湖主持,除基干民兵外,還有六名武裝班戰士維持秩序,王異財不知就里,還興沖沖大搖大擺地出席,并坐到最前排椅子上,想借機搶發言打擊鄉干部。

      會議開始,余金湖報告略述了抗美援朝形勢、下萍鄉近日情況外,立即公布縣政府辦公室批復:

      下坪鄉政府:

      根據你鄉報告,王異財現年42歲,家庭成份土改中原評為貧農,現據復查核實,該戶解放前共有出租土地8.5畝,1947-1949,每年收田租30余擔,并且還從事放高利貸,開賭場等,以剝削收入為生活主要來源,終年不從事農業勞動,其生活水平己超過普通中農,其成份應評為地主……。

      話音剛落,臺下下坪、后山兩村參會群眾議論紛紛,不少人鼓掌、高呼:“擁護政府決定!”而坐在前排座椅上的王異財“唰”的一下、面如土色,全身發抖,連鄰坐椅子都被抖動起來。會議結束,王異財像喪家狗一樣,不斷抖著,舉步艱難的走出會場,向家里走去。來參加開會的王組合、王老壹,王大?等一幫也悄無聲息,垂頭喪氣地暗暗離開。原來評給王異財的三等春荒救濟糧,也立即被取消。由于章舜如這次事件中表現不好,黃其勉回來后,決定民兵隊長一職改由章舜槌代理。

      王異財被劃地主后,王祖合、王老壺一家恐慌萬狀,寢食不安,他們意識到:今天的王異財,明天將輪到自己頭上,因為他們和異財家庭條件基本相同:都是不從事勞動,依靠剝削生活的。他們感到與其等待被人宰割死亡,不如拼死一搏!

      群眾大會后的第三天晚上,鄉政府、工作組召開鄉村主干會議,考慮到下坪鄉土改不徹底,遺留問題較多,特別是評成份中有漏網。于召集大家重新排隊摸底,有否存在王異財這樣漏網魚?結果,共摸出漏網地主三戶,富農二戶。

      會議一直開到11點半,考慮到后山村路途偏僻,且來者只有代鄉長李紹昧一人,怕不安全,決定派兩位民兵和武裝班戰士,護送同行,可紹昧一再拒絕,認為從土改前起,都是自己一人獨來獨往,走慣了,不必再勞累其他同志,送去還要自回,會麻煩人家。因此,會議一結束,他提起包袱、雨傘便提前徑直自己走了。余金湖不放心,并立即叫來民兵代隊長章舜槌和一位武裝班戰士緊跟其后。

      當天晚上天氣晴好,臨近午夜,一輪明月掛在中空,四野無云,清光如水,章舜槌二人怕李紹昧不讓護送,便與他保持一段距離。當李紹昧走進四、五里外一片森林路旁時,林中突然竄出兩個蒙面人,一左一右夾著他,要將其拖進森林,李紹昧大喝一聲,你們是誰?想要干什么?一手正想掀開他們面紗,這時一條匕首刺進他的咽喉,“噯啊”一聲,隨即倒地。跟在遠處的張舜槌和武警戰士聞聲飛步趕到,兩個蒙面人跑向林中,他們舉槍向逃跑者連開兩槍,其中左邊一個應聲倒地,右邊一個竄入林中。舜槌近前推扒開死者面紗,一看竟是卷地蟲王伍

      原來在王異財漏劃成分被挖出,下坪鄉內幕,即將被揭開那一刻,王老壺,王祖合等一幫人如熱鍋上螞蟻,在群眾大會的第二天晚上,他們在大狼主持下開了個秘密會議,為了自己生存,決定“殺雞儆猴”,以極端手段殺害一、兩個敢于揭發他們的人,借以威懾、嚇唬一般群眾,使人們不敢再揭露他們的歷史罪行和真實面目。經過商討,他們決定把目標盯在這次積極揭蓋子的李紹昧身上,他們通過章舜如這個潛伏鄉政府內部暗存奸細,熟知鄉政府會議討論所有情況,便決定對李紹昧下手,派張三、王伍兩人,潛伏在原來行刺楊區長的那片森林中專等李紹昧下手。

           卷地蟲中槍后,爬壁虎張三迅速逃入密林中,連夜獨自摸上天云山。

      卷地蟲是彭縣大王鄉人,當下通知他家里人來領尸,他年邁父母哭哭啼啼來到下坪,大罵:“是誰作孽,把我兒騙到這里來送死……”。老壺站一旁一聲不敢吭。  

           王伍兇殘地殺害我鄉干部,被定為反革命份子,死有余辜;其父母成了反屬。   對卷地蟲之死,有詩曰:

      評點世情看古今,養兒不教招禍深。

      一朝惹下滔天罪,累老害家空痛心。

      李紹昧經省批為革命烈士,六區政府到下坪村,為他開了一場隆重的追悼大會,這一天新任的民政科長楊玉律,和原工作組員馬小杰都到下坪獻了花圈。

      圍繞貓頭鷹王異財的這一場大鬧,雖然殺害了代鄉長李紹昧,但對王老狐貍來說,簡直是個天大的挫折,不但鄉長職位搶不到,而剛到手的民兵隊長也黃了,而更重要的是損失兩員大將,一是王異財被打入五類分子,從此動彈不得,二是死了卷地蟲王伍,王伍死了,像死豬死狗一樣躺在草地上,他們這幫所謂兄弟們,都躲得遠遠的,誰也沒敢近前看他一眼。這使這幫參加習拳隊的人,個個寒了心。

      李紹昧的壯烈犧牲,更加激起廣大群眾憤怒,特別是后山村群眾,他們個個摩拳擦掌,紛紛起來揭發那些習拳隊在后山一帶的活動。原躲藏在這一帶的大狼、張山等,從此不敢再踏進后山一步。

      王祖合、王老壺父子看到大勢已去,再在下坪待下去,兇多吉少,說不定哪一天,王異財被揭的命運,會落到自己頭上。因此,他們立即決定全家遷回祖居地--彭縣大王鄉,此一去有分教:

      老蛇頭惡貫滿盈終報應  貓頭鷹謀財害命孽債還

      王祖合一家此去兇吉去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:

       

      所屬類別: 天云特影——小說連載

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• 微博
      • 微信
      • QQ
      • 返回頂部

      寧德市白馬山茶葉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茶葉種植、加工、研發、銷售、出口及傳播茶文化為一體的福建省農牧業產業化龍頭企業,福建省科技型企業,福建省創新型企業。通過綠色食品、有機茶、GAP、HACCP、ISO9001、ISO22000等認證,公司旗下“仙山八駿”被認定為福建省著名商標,福建名牌產品,福建省名牌農產品等。 公司自有茶園位于海上神奇白馬山,創建3760畝綠色有機茶基地,作為寧德市標桿性有機茶園示范基地。公司采用健康唯一,品質至上,品牌優先的發展理念。產品達到天然、有機品質,并建立了茶葉質量可追溯體系。 公司注重科技創新,新產品研發,生產的紅茶、綠茶、白茶、烏龍茶等四大茶類幾十個系列品種,榮膺各類獎項40余個,2012年中國(上海)國際茶業博覽會“中國名茶”金獎;2014年第三屆“國飲杯”紅茶一等獎;2010年至2015年5次榮獲福建“省名茶”獎;第五屆茶王賽綠茶“茶王”;第七屆名優茶質量評比紅茶“茶王”等桂冠;產品遠銷全國20個省,46個大中城市。

      查看更多
      无码免费v片在线观看_国产乱子伦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国产精品久久电影欧美_2020国产精品久久精品